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Thinking

这个生日

事实上,今天不是我的生日,是另一个人的。不过,许多时候,我都把生日写在今天,好像能够让我记住一些什么一样,好像我能够代替他去做一些事情。去玩游戏,去听音乐,去感受这个世界,去干以前未能去干的事情。

2019 年的问题

去年六月份的时候列了一个想讨论的问题的清单,陆陆续续写了几篇。

今年实际上也是有的。但是今年的问题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器量小了很多,都是局限在我个人的。 一些个人的无关痛痒的思考,却对我自己很重要。而有些文章又会延续之前的主题。

《神们自己》读后

整理邮箱的时候偶尔翻到大一时交哲学作业的时候的读后感。

阿西莫夫自豪地说这是他最得意的一本科幻小说。它的世界观可能不如《银河英雄传说》一般宏伟,时间线也不如《永恒的终结》一样典型,但其中所反映的一些社会问题,却相当值得思考。

关于学习和人类的低效性

标题是很早以前就取好了的。也因此这篇实际上是长久以来固有的观念和认知。只是这次把它具现化了而已重现了情境

关于随机,有序和价值

什么是随机呢?不确定性是一个很迷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