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这个生日

Apr 3, 2020   # Thinking  # Recording  # Feeling 

事实上,今天不是我的生日,是另一个人的。不过,许多时候,我都把生日写在今天,好像能够让我记住一些什么一样,好像我能够代替他去做一些事情。去玩游戏,去听音乐,去感受这个世界,去干以前未能去干的事情。

高中之前,我们一直在上学。也许也是多姿多彩的,但那并不是一生。还有好多事情没来得及做。为什么就。这是不公的。


可惜的是,我也没有去再看过,也没有去再了解过。不知道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怎样的。也根本不忍心再去揭开伤疤。不愿去面对事实,脑海中有时候去想象,也许是该去看看伯父伯母。可是还是害怕。人是复杂的。

时间就拖的是如此之长,又是那么的不真实。好像已经习惯了,好像一个人消失,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习惯。那时候仍有希望,仍有希望。我本来以为那是一件小事,稍微等等,就都好了。就都好了。稍微等等,也许就是一年而已,对于人生来说很短,一年算不了什么的。也许等等就好了。

可是等来的是坏消息。甚至都没有再去看过。一次都没有。静静的。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开的,也不知道流程是怎样运作的。只知道一个模糊的结果。


在那之后,我格外珍惜所有的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