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过去和未来

想了想,毕竟未来还会更加艰难。所以现在难过自己的过去有什么用呢?

又想了想,可能还是有点用。给自己个交代,可算是能画上最终的句号了。

《绝园的暴风雨》是部好番。


想象中的毕竟是想象中的。即使是过去真实发生的事情,在现在,也只属于想象中。

家里酸菜面馆的味道是什么样子,停留在想象中就好。真的去吃的话,会觉得也就那样了。即便是觉得好,也不过是和杭州的面比起来,相对的好。

比起想象中的味道,还是差远了。

所以不如一开始就停留在想象中,不仅省事,还多了分幻想。

可说白了,这幻想亦是为了品尝它而存在的。而这存在的目的或者说意义,却又能打破这幻想。就像鸡生蛋,蛋却杀了鸡,而且还把蛋自己也搞臭了。

从此再无蛋,也再无鸡。


之前看了《绝园的暴风雨》,其对于悲剧和喜剧的思考令人震撼。

为了让恋人不破爱花的死不要成为悲剧的开始,而去拯救世界。这是中二的,愚蠢的,也是诗意的。这是失去挚爱之后的麻木,世界于已无关,只要自己接收她的死亡即可。但是对于她的死亡导致悲剧这种结果,并不接受,因此才进行了改变。

《哈姆·雷特》是有关复仇的悲剧,而《暴风雨》却是有关复仇的喜剧。

鸡生蛋,蛋杀鸡。这和剧中的台词竟如此相像。

世界脱节了,啊,这是多么让人诅咒的因果,我竟是为了纠正它而生。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o cursed spite, 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

《哈姆·雷特》

然而要想,这始终是悲剧。若是需要逆转,我还需要去读《暴风雨》。

不要把过去的不幸重压在我们的记忆上。

Let us not burden our remembrance with a heaviness that’s gone.

《暴风雨》

所以为何男主在接收挚爱死因之后,就很快结交了新的女朋友。

起源是真广和吉野为了不让爱花死的不明不白,历尽艰辛,是无愧于自己的感情;结局两个人又分别觅得新的缘分,重新开始,是无愧于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