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网络,说话与 WeChatNet

Sep 7, 2018   # Thinking 

很小的时候,对于网络并不是很了解,只是觉得在上面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就非常喜欢。但是又不喜欢每个月都给运营商出钱,因此想着长大以后一定要自己做一个网络,然后就可以不给运营商出钱了。

现在看来,这当然是非常幼稚且不可能实现的想法,正如试图自己建一条路通往外面的世界以便不用出过路费一样。

网络的互联及其黑暗面

从小型的局域网的链接,到渐渐组成城市间的网络,再到联通全世界的互联网,信息能够到达的地方越来越远。现在的互联网上,每天都有极多的信息在流动,从世界一端跑到另一端。互联网好的方面自然不言而喻。然而不好的信息在流动的话,可能造成人类的死亡,财产的流失,显然是非常可怕的。

网络暴力能够导致青少年的自杀,舆论能够一定程度左右法治的公正,诽谤和虚假消息能够轻易破坏企业多年建立起的招牌或者商业大厦。信息的加速流动,不仅体现在生活的便利上,也体现在有害信息的泛滥和强大破坏力。

控制和对抗

正如物品不能被随意地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一样,也有人试图在传输的管道上控制着这个庞大无比的网络。

国家作为现在社会的最典型的集合体,似乎能够有效地对网络进行控制。只要在接进来的那根网线上进行监控,然后禁止其他人私自接网线就好了。

然而,如何判断信息是好的还是坏的呢?以什么样的指标来判断呢?以及真的可以判断吗?最好的决策当然是做出一个平衡,在尽可能利用网络优势的情况下抑制任何危害性和可能具有危害性的信息流动。

例如从国家利益优先的角度考虑的话,可能会对敏感新闻的评论,阴谋论,以及反动势力相关的信息进行审查;从公众视角和思维角度考虑的话,可能会对有潜力引起大规模冲突的信息进行审查。对不可见的信息,也能够进行猜测和预防,通过历史的消息和人们的反应,能够以比较大的准确度对有危害可能性的信息进行中止传输。

即使看起来不太正义,但是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那如何使审查成为正义呢?只要和政治沾边的东西,似乎都太容易变得不正义了。甚至正常的行为也可以被解释为具有政治意图的。是否可能把审查的权利交给中立的力量来做呢?

WeChatNet 和国内网络现状

微信诞生以来,通过自己的努力,现在成为了中国社会上大多数人无法脱离的软件,渗透到了生活中的交友聊天,工作讨论,交易支付等等诸多方面。除此之外,仍然在试图继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从自媒体的兴起,到文档编辑,应用开发,小程序。微信俨然成为了一个新的网络,WeChatNet。

(甚至不应该是 WeChatNet,而应该是 WeiXinNet,因为国内的微信与国外的微信几乎在使用两套名字和账户体系。)

之前和 ZH 聊天,提到腾讯现在完全可以做一个微信手机了。不仅相当政治正确(在微信里能正常浏览的网页都是经过备案审核的),而且能够覆盖日常大多数人使用手机的所有功能(聊天,拍照,游戏,网页,朋友圈,文档编辑,收发邮件,工作交流等等)。

然而这是好事吗?微信使在它控制内的网络成为了孤岛,无法和外面的世界联系了。这孤岛的规则本身就是由腾讯来制定的,它的体验与前途也由一家商业公司所完全确定。使用微信,看起来是比以前的时代更时髦了,然而实际上是在进入一个虽然很大,但是仍是有限的世界。有人在指定着这个世界该说什么话,能看什么东西。

抖音和微信的利益纷争便是这样一个例子。

往更高维度的推广

有限的世界固然安全,但是确是局限的。网络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控制住。稍微失控,便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大事。在大多数情况下,一切措施,也是无奈之举。

从学会说话的艺术开始,人们就渐渐习得了如何操纵人心。对于一个人,或者一个社会来说,当然是稳定最好了,毕竟我们只能同时作出一个选择。

因此当社会收敛到这个现状,也意味着这个现状至少是平衡的。不见得没有更好的平衡,也不见得这个平衡就是个稳定平衡,但是在能做的范围之内,维护一下平衡,可能也是人之常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