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2020 第一

Feb 24, 2020   # Recording 

2020 年的开头,本不愿这么丧的。

疫情就不说了。生活总要我们为之前的选择付出点什么。希望人们既能挺过去,又能学到点儿什么。


这段时间是很多年来呆在家里最长的一段时间了。 家里的网络实在不是很好,国内的网能跑到 10 Mbps 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国外的网就别想了。 连个国内的 MC 服务器都会断线。甚至只能开热点玩。 即使是使用 4G,网络仍然是处于高度封锁状态的。啥都看不了,啥都不行。花了很多钱,买了一票原本应当是稳得不行的科学隧道,然而仍然只能换来个位数的低速连接。 另外,回来之前完全没有做好长期工作的打算,导致一些 Flag 倒了。 本来打算看的 SICP 只能看白书了,习题完全做不下去(因为 Windows 上的 emacs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 laggy,忍不了 )。 Isabelle 的证明只能一点一点摸索,幸亏至少还是有进度的,但是实在太缓慢了。 有先见之明地在学校里就把证书续签,网络拓扑等琐事都弄好了。不然现在学院官网以及一系列网站都没法正常访问了。 有时候耳朵里放的歌一卡一卡的,真的难受。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看了星际牛仔;因为小圆的新作,又重新看了下小圆。若是无所依靠,无所顾虑地闯荡,也是件好事吧。或许还是我太保守了。或许,哪有这种事情呢。哪有无所顾虑这种事情呢。人若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该多么方便啊。

碎碎念,碎碎念。毫无意义。不知道想说什么。但是又觉得不说心里难受。努力的目标呢。我怎么丢失了呢。幻想中的未来呢,我怎么就不相信了呢。


孤独一直是常态。没有谁能懂谁。是吗。那是吃不到葡萄说的葡萄酸,还是什么呢。还是对各种事情的失望和放弃。不知道。 一直想要一个承诺,也一直想给一个承诺。可惜,谁配得上我的承诺,我又何德何能配上别人的承诺呢?

近来发生的一切,让我觉得人真的是太渺小不过的动物啊。哪有什么可抗力。全都是不可抗力。怎么可能抵得上空间和时间的力量啊。确定的事情,有点确定的事情,感觉就快要实现的事情,感觉努努力就好马上就能实现的事情,在一瞬间就可能化为泡影。啥都不剩了。真的啥都不剩了。

我看看我手中,真的啥都不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