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近日做事

看起来懈怠了太多天了。

一是因为北方地区现在网络环境极差, Github 开起来慢的要死,一个 2M 的裸仓库拖起来只有 0.98 kb/s,实在无法忍受。

二是因为一直在忙「伪科学」的事情。当然我说他是伪科学并不是真的都是伪科学,只是我们做的可能是罢了。

今天终于把它要交上去了。


说起搞我们搞数学建模是在搞伪科学,但是其实还是有点意思。这个假期里面还觉得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把写 LaTeX 环境配了配,现在发现 VSC 真的是神器了。几个月前几乎啥都不能用,插件也少的可怜,配了很久的 LaTeX,最后还是转向了 Atom 和 Sublime。现在很快却就能配好。而且非常清楚。代码高亮,自动补全,编译链,和格式化。

其次还是写了很多 Python 的。虽然说是只是解决了很傻很傻的问题,代码质量也是一坨屎(一直都是),但是还是写了一点,总比没有好。上次建模用了一个神经网络,这次再用 Python 解线性规划。

其实说起解线性规划,我还是挺惭愧。用的框架是 Pulp,用到一半发现它的约束条件真的是完全线性的,即使是绝对值都不行,更别说最大值了。但是写到一半却不是很想换了,只能用很多很多的约束来模拟一下取最大值的主函数条件。事实上也是可行的,只是说法会比较奇怪。


除此之外就是去回了一次老家祭祖。姐夫姐姐又要快有小宝宝。前几年感觉还在爬来爬去的侄子侄女全部都长大快上幼儿园了。真的是时间飞快。在这里刚好可以膜一下。

另外还被邀请去了一个小姑家去玩。他们家小女孩说是要上二线城市的中学,可是却因为家里生了小宝宝的缘故没能去成。说也是挺厉害的。我也比较佩服。

小姑的嘴很厉害,去年就劝我喝了在家里的第一杯酒。实在推脱不了。这次聚会又催我喝了白酒。我可能以后就得常常喝酒了。非常讨厌。

说是他们家的女孩很外向,是不错。说她情商高,我觉得不怎么见得。跟她也不是特别熟,也没有到我憧憬她或者她仰慕我的地步,自然是要保持一点言语上的克制的。

然而她却依然很奔放。无端评价别人的外表,看动画片说是因为「我哥打开了动画片结果让我也看个不停」;妈妈让我抱抱弟弟,说「我才不放心」;她刚回家我去开门还在寒暄「小月回来啦」,却都没看我一眼,更没说一句话;妈妈一说我「学的好」,就开始鄙夷,说「我以后要学的比他好多了」;我说一句「没有没有,妹妹肯定更厉害」来打个圆场她就不假思索全部接受,说「看看看,他都说了」。「你妹妹在情商高这一点上比你强多了」这句话,还是小姑,也就是他妈妈告诉我的。

哦。

如果把外向奔放,能言善辩,不怎么注意他人感受,想说啥就说啥,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定义做情商的话,我情商可能是负的。

毕竟恰好相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