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记梦 03

Jun 1, 2019   # Raving 

记几个后来回忆起的片段,摘抄自我的 Private Channel。

19 年 3 月 27 日

突然想起来这两天均在做离奇恐怖的梦。

  • 前天是梦到复制事件。简单来讲是发现一个自己的手工作品,第二天拿到了一模一样的一份,十分恐怖(因为连字迹都复制了)。
  • 昨天是梦到得到一张格子内写满所有认识的人的名字的方格纸。后来惊奇地发现对纸上的格子进行破坏,也会同时对这个人有物理上的伤害。比如一开始就不小心腰斩了一个同学(甚至还记得名字)。后来想到用塑封的方式来保护这张方格纸。

19 年 5 月 14 日

突然记起来一个很早以前丢失过的梦的片段:

有一天生活的空间发生了割裂,多了一条路,于是和某几人开车沿着这个路决定去看看通往哪里。虽然感觉上都是直路,像是往西北方走着。但是由于中途没有信号,无法确定地理位置。直到最终能看地图的时候,发现仅仅开了很短的时间就到了新疆的最西那块儿。又走了一会儿,发现了可以通往一个景点,那里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西极”,有许多人在这里拍照,我也拍了一张,但是发现照片总是有奇怪的扭曲,颜色也偏绿。向其他人打听后,发现均不是从一条道路上来的,还有些许外国人。原来空间的割裂并不是只发生在一个地方,世界各地都有。其中的一些都连接到了“西极”。

那块儿石碑不久开始有裂痕了。于是便试图原路返回,但是这次花费了一天一夜,终于回到了家。

又想起来一个,有关疯狂客车司机的梦。不过只记得超速,铁板,大洞,安全围栏,乘客全死了,司机慢慢绝望地滑下去等碎片了。


想想,后来回忆起来的梦,比梦更像是记忆,也因此甚至会回忆着回忆着笑出声来。现实世界里的离奇荒诞,在梦世界里总是理所当然的。

而那些没有被记起来的梦,均藏在极深的角落里。或许我一辈子也不会想起来;或许,已经在渐渐通过其他方式具现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