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记梦 02

Sep 21, 2017   # Raving 

这次好像是个清醒梦。但是又不太确定。均为胡言乱语,没有什么是有用的。


接连好几天都做了这样的梦,但是记起来的却很少了。梦总是慢慢就消失了,明明刚刚睡起来还很清楚,渐渐却不可避免地被遗忘。两个精彩的梦只剩下了碎片。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在准备班级的表演活动。

这个是什么班级似乎看不太出来,像是班团大赛的形式,但是又有不一样的地方。豆豆在班级里面。前面两个班级表演了什么,非常精彩。但是我们班仍然很有把握。

之后我们班进行表演了。是大杂烩的形式。什么都表演。除了歌舞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乒乓球。和豆豆表演了 Duck Game。最后把他击败之后自己掉了下去,没有得到分,周围的人笑了很久。

之后忽然不知怎么到了一个小巷子里面。只有我和豆豆两个人。路上遇到一个派出所,只有一个人在值班。豆豆拿出了电击枪,把他击晕。我们抢了他身上斜挎的一杆大枪。至于为什么是大枪而不是小手枪我也不知道。之后我们就试着开枪玩。但都不怎么会,弄了好久只开了一枪。

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背后有一个女警。我们一下子比较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显然是被发现了。

这个时候似乎自己的脑子渐渐有点意识了,知道是在做梦,但是不太想醒来。

当时的想法是完全撇开第一个人电晕的人,只陈述自己拿枪把玩的一部分。所以重点落在了身上的电击枪一定不能被发现。说自己在路上捡到了一把枪,所以来把玩,没有意识到这是真枪。之后女警有点不信。我在这个时候已经比较清醒了,努力地在找各种方法说服女警,但是都失败了。最后希望越来越渺茫,觉得自己无法弥补之前撒过的谎。于是努力醒来了。


第二个梦只记得和小方有关。

第三个梦,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