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瘸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瘸爷有印象,但是最开始确实是不知道是谁。至少上初中很久都记不住他。因为无法分清楚他和另一个同学。

有印象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不是很多。可能以后也不会想起的更多吧。虽然我可能不太有什么资格来写这样的回忆录,但是过去的事情,既是属于他的,也同样是属于我自己的。


瘸爷为人率真,聪慧无比。不了解他的人,可能会认为他行为怪异性格孤僻。但是从认识他的人看来,这种评价更可能是褒奖。因为这恰恰是天才的特性啊。


第一次和他起冲突的时候,原因是他将我的语文笔记本撕了。于是我就把他的数学笔记本撕了。于是他将我的笔袋扔到了楼道里。整栋楼当时只有两个班,而且很新,并非是普通水泥地板,记忆中似乎是大理石的。因此记忆中的场景就是,我默默哭着,然后一根一根地把笔捡起来放到笔袋里。

记得老师把我俩叫到办公室,说了一通道理,类似于打架了也要做朋友之类的。当时就非常不屑于这样的调和言论。但是以我目前的记忆来看,似乎我俩的关系在事件之后变好了。不过还有一次他把我的笔袋扔到了隔壁办公室的阳台上。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结果了。


有一次瘸爷摔跤了。是踢球摔了。当然,是奇特的踢球姿势导致的。忘记严重到什么程度,但是至少不能正常走路,必须拄着拐杖。这也就是瘸爷称号的来历。

于是老师组织全班轮流给他打饭,并且在放学之后送他到门口。轮到我的时候,在大部队来之前就打好了饭并且送了上楼。瘸爷露出其经典的惊讶表情,「这么快」。然后我又下楼吃饭了。

当然,瘸爷是不会自己把食堂的筷子送到楼下去的。一般的后果都是被他掰断了。


班里组织去看易卜生的话剧《建筑大师》。瘸爷的妈妈送我们一起去。同时还有他的弟弟。这似乎是第一次见他妈妈和弟弟。当时带了十二面体魔方去玩。他妈路上还提醒我不要玩注意眼睛。

瘸爷可能看不太进去这种艺术品,看到一半就睡着了,也是经典的张嘴仰头造型。他弟也是看到一半就睡着了。旁边坐着我和英语老师。英语老师看着他俩,露出厌恶的眼神,摇了摇头。

回去的时候,他爸爸又来接我们。


第一次跟瘸爷出去玩,是去看了电影。去挺远的一个地方。

去之前他先到了我家里来玩。看到我家里蓝色的玻璃窗,一直受不了。说自己的眼睛无法忍受这种巨蓝的光。待了一会儿就出去看电影。电影是《异星战场》,记得很清楚,甚至记得电影院的名字。之后去吃了DQ。这也是我第一次吃这种比较贵的冷饮。他说他一直很喜欢吃,点了什么暴风雪之类的东西,还加了卡夫饼。

最后我俩一天一共花了120元。玩的还挺开心。


当时需要购买《平凡的世界》来读,是他在网上帮我买的。这也是理论上第一件我的网购商品。啊!竟然有这么多的第一次。


初中的时候因为来学校来得比较早,我管钥匙。

有一次班级里电脑坏掉了,他要早早来重装系统。所以我也5点就来了。成功在老师上课之前装好。电脑上的很多东西,他懂得比较多。尤其是喜欢做PPT。非常喜欢。初中的时候就做了很多。信息课上甚至被表扬了。而我当时居然被批评了,现在也记得我做的是红蓝渐变的宋体标题。

他在PPT动画方面有很多的研究。应该到了钻研的地步。一点一点对时间轴,设计每一个元素的轨迹。我当时也很喜欢这种东西,PPT界的大牛做的东西也会下载下来看。但肯定不如他做的多了。不过装系统方面,他还来请教过我几次。

除此之外他还对系统美化很着迷。我也是。试问谁那个时候不对系统美化着迷呢?


高中之后,他和我去参加了学校里的电子设计竞赛。叫这个名字,并不真的是电子电路,而是Pokomaker,一个电子书设计软件。当时我们中午的时候就在微机室里面做,加音乐,配文字,做背景。最后拿了个次次的名次。

除此之外他也在做着PPT。现在翻出来以前做得PPT,都是很好看很精致的。


我们在第五大道上进了一家玩具店,可以有摆出各种姿势的小人。于是就摆了瘸爷的姿势,还拍了照片。

瘸爷的姿势 瘸爷的姿势

挠头和踢人。


同样,记得是在肯塔基的时候,我和他一个寝室。有一天突然就都睡过去了没起床,让班主任骂了一顿。


之后的事情,甚至都模糊了。越临近出事的节点,越不清楚。甚至忘记了那天我在做什么,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昏迷之后,似乎还时不时想起一下子。遗憾的是,一直都没有去看过病房里的他。

We Miss You


参与了募捐。记得好像有北京的社工和公益组织来。我也许没有资格否认热心同学的劳动,但是仍然从情感上不太喜欢公益组织帮他做的曲子。

不过记得录音的时候,他喜欢的《霍比特人·五军之战》马上就能上映。


在最后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很晚很晚了。

我上了大学,而朋友们都落在五湖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