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标准化

在地下室里搬出很久以前的自行车,脏兮兮的。不出所料,轮胎已经瘪到极限。听闻妈妈讲医院对面就有修车铺子,于是便抬着车子准备到那里打气。

雅南这个城市完全不适合骑车。道路虽然不算窄,但无论如何都没有非机动车道。在大道上,伴随着巨大轰鸣声的改装摩托,风来风去的小型轿车,霸道无比的越野车,以及载着或者货物或者家人的三轮车,都一同争抢着道路。想快速通行,就必须敏捷而有预判力,否则很容易被卡死在一群骂骂咧咧自以为是的老手以及胆小怯懦紧张情况下必须由交警来起步的新手之中,动弹不得。

抬车的路上,被乘凉的大爷拦住。「去打气?铺子早都关了。我给你拿打气筒吧。」习惯于不冷不热的我觉得又突兀又惊喜。打好气后连连道谢,心里仍在感慨这奇妙的遭遇。

大都市里繁荣的背后是不太可能又这样的温情的。一切感情都必须收敛在小的空间内才得以释放,比如小区,比如常去的水果店。

可能,这也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自钟表的发明以来,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标准。时间变得标准,朝9晚5的工作时间,以周为单位的作息时间,年年相似。流程变得标准,从公交车到地铁,路线越来越精确,即便细如象趾学的工作也有详细而严谨的工作流程。交际方式变得标准,礼仪,语言,心情,人人都这样精致地生活着,尽量避免差错。

我也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崇尚标准。看过有关万人宴的欧式标准化生产的报道,空运食材和厨师,能够在世界的任何地方一周之内准备任意规模的宴席。就觉得如今的中国菜实在是落后。几百人的宴席也需要在一个月之前预约,还是在规定的地点。

而这样的标准,也使得我们对生活的预测变得越来越多。过日子变成了一件相当无趣的事情。

显然不能这样…这太颓废了。还是要变得有趣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