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新文章

新文章暂且就命名为新文章,虽然它最终会变得老旧并且使人犯尴尬症。

但是,成长到现在,也算是早就发现了。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做过的事,一切调皮和胡闹,一切当时以为万全的考虑,一切侥幸,一切正确或者错误的选择,都是那么的愚蠢和可笑。

这算是好事吧。一切不可避免的事情,都应当算作是好事。不然,人生中全是坏事,那该多么的不惬意。

但同时,类似的感觉,还发生在很多别的地方。比如,偶尔甚至是经常,对某些行为和人格的不屑。

虽说自己完全不想承认这是自负,但一点点,总是有的。周围人的言语,举止,极微小的细节动作,会让我擅自对他做出评价。

我哪有这样的权利呢。说到底,还是自己可笑狂妄的内心做的苟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