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家的拆迁

Aug 1, 2018   # Recording 

昨天开始,听说市场沟开始拆迁了。

我在那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从有猫到没猫,从幼儿园到初中,都在那里住。因此想去看看它最后的样子。虽说已经不在那里住也很久了。


有两条路可以爬到我家。害怕一条路已经不通了,所以走了较陡峭的一条路。站在院子里,往下看,有一种扑面而来的不真实感。仿佛是地球正在经历什么灾难一般,楼房被撕裂开,以前天天走的小路上倒满了碎石和混凝土块儿,电线随意地搭在空中。

挖掘机


以前的墙壁后面,是一家早已不营业的宾馆的巨大招牌,甚至可以在 Google Earth 上看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全景


回忆起小时候吃面的时候,大人们经常摘树上的花椒,然后放在自己的碗里。我怕碗烫,只有挺大了的时候才在外面吃饭。现在的花椒也结得很好,很稠。不过再过一两个月,拆迁就会拆到这里吧。

花椒树


厕所。旱厕。门已经被水泥封死了。不过我还记得它之前能用的样子。

小时候这边总是很阴森,也不知道是在怕什么。不过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记忆,就在这不到两百米的路上就有了颜色的区别。北边是阴森的绿色,有不知道藏着什么的长草丛。南边是阴森的蓝色,有会在傍晚伸出手来的神秘板房。只有位于中间的家是温暖的亮黄色。

紫金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