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宁波短游

之前恰好有个不怎么忙的周末,临时起意便定了去宁波的高铁票。


早上在彭埠地铁站口出来的麦当劳吃了早餐,再坐一站路就到了火车东站。

到达宁波没必要出站,直接走地下便可以乘坐地铁。宁波的地铁也是接入了支付宝的快捷出行的,于是便也算方便吧。

到了西门口地铁站并坐上扶梯,这时我们才第一次到达了地面。

地面

地面部分其实正在施工,只是用一些临时的墙体围了起来,正在介绍月湖区域的过去。

我们的第一站是天一阁,出了地铁口走几分钟便可看到天一阁的外围了。这有些后知后觉,当时看到只道是偶然遇见的复刻遗址,便随意拍了一张。

“南北七阁”即北四阁:北京故宫之文渊阁、北京圆明园之文源阁、承德避暑山庄之文津阁、沈阳故宫之文溯阁;南三阁:扬州大观堂之文汇阁、镇江金山寺之文宗阁、杭州圣因寺之文澜阁,其中文源阁、文汇阁、文宗阁已毁。

天一阁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位于中国浙江省宁波市月湖西侧的天一街。当时虽仍是疫情期间,幸好还无需提前预约,只需线上购票即可。不同于大部分博物馆,天一阁的门票还有些小贵,一人 30 元。

刚踏入景点,便有好几间屋子来介绍天一阁的过去和发生的事件,从建阁,到优质的藏书,到失窃以及防火防虫防潮措施等等。

其中有一幅铜版字令我心怡,字的规整之余不乏灵动。

走入院子,能看到几尊铜像再现当时晾晒书籍的场景。

晾晒书籍

众多的藏书室都是在精密空调的控制下,只能隔着玻璃相望。

藏书室

往头顶的一瞥。

一瞥

游玩快结束时,又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之前看到的建筑。虽然高耸,墙壁又很单调,但是用屋檐做出了新的形态。

另一个角度

墙壁下的植物造景也煞是好看。

植物造景

走出天一阁,有些饿了,拦出租车去往之前定下的饭店吃饭。选定的饭店是“甬上名灶”,不接受预定,只能在线下等位。幸好等了20分钟左右就有了位置。

饭店采用有些奇怪的点餐方式:发给顾客一个点菜棒,去往菜品展示区扫码,最后到前台确认菜品和对应的桌子。

菜品展示区

尝试了许多当地才能吃到的特色,例如蟹糊、酱青膏蟹,海皇干捞粉丝等。鲍汁冰山味皇有如炸豆腐,但味道却不错。

在最开始展示区,以为蟹糊是一种蟹身拌有面粉的甜点或者主食,吃到了才发现是很咸的配菜。如果配有米饭,感觉一份蟹糊可以够三四个人吃。

蟹糊

宁波的菜系可能偏咸,除去海产本身海的味道以外又在腌制时(或许)加了大量的盐。但是味道还是相当鲜美的。


吃完饭,再次拦出租车去了月湖附近,准备走走路。

月湖第一瞥。

月湖 月湖 月湖

可能是后来在南方水系公园见的多了,便也不再对这些好的环境心动,反而觉得中规中矩了。

离开月湖,准备走去西门口地铁站。尾随了一位本地大妈,抄了近路。发现是一处尚未开发完毕的复刻老街。

老街

建筑都很新,但是很有感觉。若是在此处办公而这里又能保持安静,也是一件美事。

老街

不久,走到了西门口地铁站,坐上了去往北仑区的地铁。


北仑区离宁波城里还是挺远的,地铁中间也需要经过一片郊区。因此出于成本考虑,地铁建在了地面上。

到达长江路地铁站,站在天桥上望向地铁站,交错的设计和长长的全包式轨道有一种未来感。

地铁

望向马路,亦是另一番景色。探访陌生城市的新奇感一直存在。

地铁一出来的这一条宽阔的天桥连向最近的综合体,也可以远远看到其中还有 CGV 影城,感觉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天桥

下午在酒店休息,晚上打车出来去往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吃海鲜。 在这家小店吃到的海鲜是我生平以来吃到的极品。也许与北仑更靠海有关。生蚝和扇贝的个头都极大而又极鲜美。

高压锅生蚝

中途去上厕所,看到了极富 2010 左右年代感的墙纸。隐约能看到 “30个新鲜简洁的迷你 Wordpress 主题” “Google News”。

墙纸

回头再望这条街,看到的市井气也令我沉迷。


第二天起床后去往了博物馆,鄞州区政府附近。气派的鄞州区政府很是震撼。


博物馆出来后,便去往最后一站,宁波老外滩。不得不说,在了解相应历史和见到实景之前,我以为老外滩这个名字是蹭热度。见到了才知道是实至名归。

远眺大桥。

老外滩上走走就能见到的独栋建筑。

也是在这里,我开始查找宁波的房价。

被爬墙的植物围绕的建筑。

酒吧街。没想到拍出来真的还挺好看的。

一条稍许僻静的巷道,“不要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

楼宇之间的缝隙,也通过适当的设计连接了起来。一点点不规则的玻璃外墙反射相当好看。

另一个被爬墙的植物围绕的建筑。

快离开去往火车站时的最后一眼,碰到了一座天主教教堂。

最后在来福士里逛了逛,吃了饭(又一次感慨宁波的海鲜真好吃),便离开了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