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We make choices and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us pay for them.

上海二日

Sep 3, 2019   # Recording 

前两日趁着周末,和同学在上海。

其实主要是去看自己的小侄子。


第一天到了大伯家里,呆了一个下午 + 晚上。

开始侄儿没有睡醒,不让我带。后来就很开心地让我抱了,甚至还来粘我,让我拿东西给他玩。记得上次在老家的时候,他还小,是死活不让我抱的。


第二天去了几个地方玩。

上海可能有很多的老街。走到不知名的地方,突兀的、不合年代的景象有时会突然闯入视野中。

门上的字

红楼


慢慢走到了 1933 老场坊 那里,路上留心了一下,在路牌上被翻译为 “1933 Shanghai”。

这个地方被吹的很酷,之前就早有耳闻。不幸的是老场坊在严格意义上也不算是个完全室内的旅游景点,打伞也是很麻烦的。

老场坊外景 (镜头上有雨点)

后来发现这种失焦感非常有趣,拍了许多。

雨点

临走的时候,下楼看到了个窗口,透出点光。

窗口

远处,高楼的高处已经隐没在水汽中了。

门票和书


到下午时,雨又有点大了,室外的项目已经不是很合适。

于是打车去了上海博览中心,去看设计之都展。

票价 60 块,就门票和赠送的书本(其实仿佛是广告集合)来说,还算挺精美的。然而实际上令人心动的实物没有太多,感觉有点不值。

门票和书

之前提到的失焦 + 某个地方的彩色玻璃。

雨点

70 周年。

70 周年海报

70 周年海报

某个地方的逆光。这个地方是个圆柱形的空腔,里面有 LED 射灯射出来的文字。并不是很有趣,但是好看还是好看的。

灯

特别提一下的是另一盏灯,是一行以来感觉最有趣的东西。效果就是整个扇面都在发光,然而原理却相当简单。

光线在扇形的类似光纤(但不同,是二维的)里面全反射。本来光纤应该只会在分割面透出来(如同光纤的两头),但是很多小突起被人为地加在了扇面内部。于是这些小突起就成为了新的光源。从而得到了相当多数量的小光源。

这样的光打下来是挺舒服的。但是当时没有留心这个产品的牌子。

灯

我感觉所谓设计就应该是这样吧。是组合的艺术,将简单的东西堆叠,使其发生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