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冢 赛博空间的自留地

专业课

来大学一年之后,终于开始学习专业课了。电子电路基础,电子工程训练,电子电路设计。

最初以为上大学之后再也不会搞奇奇怪怪的化学了,然而因为特殊的培养方案,必修了普通化学和化学实验。比较无聊的是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只是胡乱复习了一下,玩玩仪器什么的。可能是不太合化学的性子吧。哄哄高中化学还可以,再深一点就完全没有什么兴趣了。

第二年

人们总会有这样的错觉,后面的日子相比之前过的越来越快。

当然我也是。


大一一年,也便只是逐渐适应着看似崭新的生活。一切和自己在高中脑海中的幻境有所差异。想要做的很多,值得干的不少,但能力终究是有限的。被碾压也只是常态罢了。

完美的橙子

晚上去了离家很远的超市。

也并非是想要买些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行为能使自己的生活感更强烈一点。想起小时候几乎每天没事儿了就和妈妈去楼下的小超市,漫无目的,仿佛仅仅是想要看琳琅满目的货架罢了。

标准化

在地下室里搬出很久以前的自行车,脏兮兮的。不出所料,轮胎已经瘪到极限。听闻妈妈讲医院对面就有修车铺子,于是便抬着车子准备到那里打气。

雅南这个城市完全不适合骑车。道路虽然不算窄,但无论如何都没有非机动车道。在大道上,伴随着巨大轰鸣声的改装摩托,风来风去的小型轿车,霸道无比的越野车,以及载着或者货物或者家人的三轮车,都一同争抢着道路。想快速通行,就必须敏捷而有预判力,否则很容易被卡死在一群骂骂咧咧自以为是的老手以及胆小怯懦紧张情况下必须由交警来起步的新手之中,动弹不得。

新文章

新文章暂且就命名为新文章,虽然它最终会变得老旧并且使人犯尴尬症。

但是,成长到现在,也算是早就发现了。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做过的事,一切调皮和胡闹,一切当时以为万全的考虑,一切侥幸,一切正确或者错误的选择,都是那么的愚蠢和可笑。